HK   

其實我以前對於旅行有太多所謂的「想法」。例如說一個人背著後背包去走走,一個人自助那才叫旅行。好像需要在路上問問路,或是迷路一陣子,那才叫旅行。
但其實後來發現旅行哪有這麼複雜,不過就是當自己遠離一個習慣的生活圈走走就是了。

-

去香港是一個很衝動的決定。或許對於大多數上班族,去香港都不是一個很重的經濟負擔,但是於一個打工的學生而言其實便是了。
去香港之前,我剛帶完香港的排球隊。這群大男生帶給我的回憶是很美好的,當然也有意外知道一些八卦,但這都不礙事。於我而言,只要他不犯到我,我都很難去討厭一個人。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是很微妙和巧妙的。

帶球隊時對一個男生有了好感。但是不是每段好感都有個好結果的,畢竟這可不是週日的偶像劇。可是血淋淋的人生。
我既不是美麗可人的女主角,也沒有優雅的氣質,男孩也不是那些偶像劇裡的大帥哥,但卻是我目中的帥氣男孩,但是這段曖昧的微小戀情,大概從他回香港只持續了不到兩個禮拜,就便告終。我其實不只問過一次,到底是自己想太多,還是我對於曖昧定義太過於廣泛。
總之,原本會問我上下班的男孩,忽然就斷了訊。原本會跟我說他感冒不舒服的男孩,冷漠了。
總之在我還沒正式進入狀況,覺得好像可以為自己勇敢一次試試看的時候,忽然就結束了。跟流星隕落大概是一樣的快的,看的人失落,其實在這裡面,我也失落。

-

我看到他點了一張合照like。近一百多張的照片他就只點了那張,我不知道是什麼時候,是不是我做了什麼讓他放棄,但是我至少勇敢了不是嗎?
所以讓自己自艾自憐近幾個禮拜之後,哀怨自己長得不好,個性不好沒有氣質之後,就決心要放棄也要忘記。

-

剛好表姐約要出國。說想去澳門跳澳門塔。
我馬上說我想去香港,大家都熱烈問我是不是會見球隊的人,單純是想以後有機會去中國,第一個要去的地方就是香港,加上又剛帶完球隊,更想去瞧瞧香港了。(還有一部份的理由是我的macbook壞了,想去香港買macbook pro)
我笑笑說沒有,誰都沒通知。一方面我臉皮其實很薄又怕丟臉,怕通知了沒話聊尷尬,怕通知了沒人願意來丟臉。索性都不通知,也就沒有這些問題。徹底的鴕鳥主義。
後來有跟其中幾個球員在臉書上聊天,他們說我沒通知他們,說沒有找他們吃飯。
我依舊笑笑回覆「你們忙呀」「要練球吧你們」「怕尷尬」
他們的回覆都讓我感到很窩心「dont be like that」「一定是我們只打一場球,不當我們是朋友」
不論是官方應對或是其它,我由衷感謝。但老實問我會不會找他們
我的答案還是否定的。

我是真的怕尷尬也怕丟臉更怕大家沒話聊。

-

到香港第一天很擔心天氣,好險香港不外乎就是逛逛shopping mall這種行程。很幸運的沒什麼遇到雨,有雨的時候我們在mall裡,沒雨的時候我們趕著當觀光客。
香港,給我的感覺就是一個快板的台北。
速度很快很快,連地鐵的手扶梯都好快。

叮叮車是我在目前最喜歡的交通工具。如果說可以,想要冬天再去一次香港,這次不走市區玩樂,想跳上叮叮車,從第一站搭到最後一站這樣玩,東西向都搭。冬天冷冷的風大概會比夏天更讓我覺得舒爽些。
如果可以,我是期待再去一次的。只是這次我想要更進入香港些。

剛好前陣子讀到天下雜誌的一篇文章,談香港人為何瘋台灣,以及香港跟中國之間的「情仇」。(不誇張,香港球隊的大男生們,普遍是不愛中國人的。)
裡面提到了兩個站是可以看到真正香港人的生活:大埔墟或大和

下次有機會便去看看吧。

-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Howdy★

lalaloo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